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父亲,我又看见了你的身影

已有 10 次阅读  2017-04-02 13:19   标签微软雅黑  normal  油菜花  color  style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清明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可此时我却在千里之外的贵州,不能亲自到父母的坟头敬上一束鲜花、烧上几沓纸钱来寄托我的哀思,我只能用我八年前写的一篇文章,来表达我对父母的思念之情。
                                                                                                                                                  ——题记
    
     天空灰蒙蒙的,金灿灿的油菜花已随着四月的和风飞撒开去,凋谢成一串串菜子荚。那绿绿的菜子荚,尖尖地向上立着,一大片一大片的,在和风的吹拂下,像一轮轮绿波,汹涌地奔向远方。 

         村头,一条小河由北向南,蜿蜒地伸向远方。小河两岸早已是绿的茵绿的毯,一些无名的野花点缀其间,让你情不自禁地摘几朵,看看它的色,闻闻它的香,惬意极了。 

         小河边有一块油菜地,在一片绿色的浪花丛中,几十块大小不一的墓碑矗立着。这里是我们村的一块墓地,村里死去的人们的骨灰盒都安放在这里。 

         清明时节的墓地,香烟缭绕,花儿串串,祭奠祖先的,吊唁亲人的,凭吊好友的,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我的父亲的骨灰盒也安放在这里。父亲去世十多年了,去世前,他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将他的骨灰送回老家,好让他能安息在他曾经耕耘过的这块土地上,所谓落叶归根吧。 

         此刻,我伫立在父亲的墓碑前,默默地祈祷着。恍惚中,我的眼前又出现了父亲的音容笑貌:时而严峻,时而和蔼;时而风趣幽默,时而声色俱厉...... 

         我的父亲出生于军阀混战的一九一七年,他一生经历了一个普通中国百姓所遭受的种种苦难。 

         武昌的街头,出现过他提着竹篮卖油条的瘦小身影。那童稚未褪的叫卖声,回响在武昌的大街小巷。 

         武昌南湖的草滩上,有他帮别人放牛的身影。放牛娃们嬉戏逗闹的欢声笑语,在那空旷的草滩上空回响,经久不息。 

         一所简陋的私塾里,也曾出现过父亲那瘦小的身影,也曾听见过父亲那稚嫩的读书声。由于家贫,他只上过三个月的私塾,可他习得一手漂亮的小楷毛笔字。后来他的小楷字竟然成了我童年时临摹的字帖,令我的老师也赞叹不已。 

         及至成年后,正逢抗战爆发。兵败如山倒啊,那些溃败下来的国民党兵到处抓丁派夫。于是挑夫的行列中又有了我父亲的身影。父亲挑着国民党兵的行李,与这些国民党兵一路,向大西南溃退。在贵州境内遭遇日本飞机的轰炸,父亲的右脚后跟被弹片削平...... 

         解放后,父亲回到老家沔阳(今湖北仙桃),并在此兴家立业。家乡的田野上,就有了父亲勤劳的身影。 

         父亲做农活不怎么熟练,可人们都愿意与他“搭伙”,因为父亲为人厚道,从不为一点小事与人计较,宁可自己吃亏上当,也决不做出损人利己之事。而且,他天生一副好嗓子(或许是遗传基因的缘故吧),京剧,汉剧,楚剧全能来几段(这与他年轻时走南闯北不无关系)。劳作中途小憩片刻的时候,人们会嚷着要我父亲来一段。我父亲也很少拒绝。于是,树阴底下,便响起父亲悠扬悦耳的歌声。刚开始是唱老戏,什么《打鱼杀家》呀,《空城记》呀,《蔡鸣凤辞店》呀......再后来便是现代京剧《红灯记》呀,《智取威虎山》呀,等等。父亲的歌声为劳作的人们卸去了身体的疲乏,为辽阔的原野增添了几分生机,几分欢乐...... 

          或许是由于父亲的宽厚,或许是由于父亲的勤劳,亦或是父亲的人缘关系特别好,生产队推荐他到当时的公社参加了工作...... 

          小时侯的我,特别受家人的宠爱,或许是独生儿子的缘故吧。在为我取什么名字的问题上就颇费了一番周折。母亲说,就叫丑男吧,按我们的习俗丑儿子好养大,不是还有人叫大狗小狗的么?父亲沉吟片刻说,行,丑男——楚澜(这四个字在湖北仙桃的方言中读音是一样的),楚地之狂澜,好,这个名字有气魄!母亲当然不懂什么楚之狂澜,可它却寄予了父亲深深的期望(尽管我到如今也没有什么波澜而且后来我将我的名字改为现在的楚南)。 

          到了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牵着我的手,到一公里外的中帮小学报名。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姓路的女老师,她当着我父亲的面测试我。首先数数,从一到一百,然后智力测试:猫有几只脚?桌子有几个角?太阳从哪边升起?我都一一作答。最后路老师又提出一个问题:河水往哪个方向流?这个问题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我家屋后有一条小河,河水长年向西流去,然后汇入长江的一条支流——通顺河,再向东流去。可我当时不知道啊!凭着小孩的直觉,我毫不犹豫地答道:向西流。可能我的父亲也不明白这道题的答案,他瞪大双眼望着路老师,期望路老师能给一个肯定,可路老师却呵呵一笑,说我答错了,弄得我们父子俩尴尬不已。 

         几年的小学学习生活,对于一个从四五岁就开始读书习字的我来说,很顺利地度过了。少年的我,野性也大了。看见小伙伴中有人吸烟,我也想试试;有人在小河里游泳,我也想学学;有人到野外去放牛打猪草,我也想跟着去玩玩。可父亲只让我读书,除了读书还是读书。在他看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黍”。听说我变野了,父亲是怒火中烧,总想找机会教训我一顿。 

         想不到,这机会不期而至。 

         那天放学了,我从一个小伙伴家门前路过,看见几个同学围在一起,不知在干什么。我好奇地过去一看,原来他们在用猜硬币正反图案的方式赌钱,一分钱一注。我觉得很好玩,从荷包里摸出几枚硬币就押上去。第一注居然赢了,我欢呼着,刚想去拿钱,一支大手一下子按住了我的手和那几枚硬币。我抬头一看,原来是父亲,我一下子吓呆了。随即,父亲揪住我的耳朵,一顿痛打,直打得我不能动弹为止。这可是父亲平身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揍我,这也让我母亲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正是这一次痛打,我才一直规规矩矩地读完了初中和高中,以至后来参加工作,我都没有沾染吸烟赌博的恶习,它时刻警醒我,要踏踏实实做事,堂堂正正做人...... 

        父亲墓前的香火已燃尽,剩余的一丝青烟正盘旋着,缭绕着,上升着,慢慢消释在这明媚的春光里。安息吧,父亲,我会永远记住您的教诲,记住您的期望。虽然我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可我还有儿子啊!您的孙子会继续奋斗下去。是的,一定会的...... 
   


         

分享 举报